首页 »

公务员考试第一竟因"试卷雷同"被淘汰,光明网评论:雷同卷判定不容“瑕疵”

2019/10/9 4:44:39

公务员考试第一竟因"试卷雷同"被淘汰,光明网评论:雷同卷判定不容“瑕疵”

今年4月下旬,31岁的刘伶参加了2017年天津市公务员考试,报考天津市教育系统某机关处室。笔试第三,面试第一,总成绩第一。刘伶觉得自己铁定会被录取了。然而,接下来事情发生了逆转……

8月30日,她被天津市人才考评中心约谈告知,她的行政职业能力测验试卷被判定为雷同试卷,成绩取消。她不服:“我没作弊,凭什么取消我的成绩?”

从口头抗议到书面申诉,又向天津市人社局申请了行政复议,她得到的回复始终是:试卷雷同,成绩无效。

 

 

被询问考试难度等问题后 被告知成绩取消

 

“当时就有点纳闷,心想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刘伶特意带上自己的学历证、学位证等个人履历证明,“万一有什么误会,也可以解释清楚。”

刘伶记得,考评中心的一位姓施的主任,向她询问行政职业能力测验中的一些情况,包括“考试难度如何”、“有无参加过笔试培训班”、“有无发现考场有何异常情况”等。

刘伶回答,自己没参加过培训班,在考试中只认真作答自己的试卷,并未注意考场有什么情况。

 

 

随后,她被告知“本次公考行政职业能力测验试卷被判定为雷同试卷,取消成绩”。工作人员称,公务员考录期内任何阶段发现违纪问题,都要处理并追究责任。因没她未被发现违纪行为,不会被禁考,只是取消本次成绩,以后可再考。

工作人员表示,这是一种为防止高科技作弊行为而使用的作弊甄别方式,“雷同试卷”不一定只出现在邻座之间,还有可能出现在不同考场。存在一种可能——有些考生参加了考前押题培训班。

 

"得满分的考生 是不是都该取消成绩"

 

这样的解释并不能让刘伶信服。9月4日,天津市人才考评中心向刘伶送达了《公务员考试成绩无效处理告知书》,同时也说明“如有异议,可向本单位提出申辩”。

刘伶多次通过口头和书面形式提出申辩,表示她无法接受没有进一步调查核实雷同原因、没有违纪证据却取消成绩的“自相矛盾”的处理办法。

 

 

她请求人才考评中心回应3个问题:

第一,申请公开行政职业能力测验试卷鉴定雷同的材料,明确雷同百分比是多少?判定技术和流程是什么?谁和我雷同?

第二,要求对雷同的试卷重新鉴定比对,公开详细过程。

第三,要求进一步调查核实,调阅考场监控录像、考场记录、无线电监测记录等。她认为,仅用“雷同试卷”判定成绩无效,像是对未经查实的“违纪嫌疑”的折中处理,“考试中只有违纪和没有违纪两种可能,如果违纪决不能姑息;可如果没有证据,为什么要取消成绩?

刘伶说,天津公务员考试的行政职业能力测验试卷都是单选题,如果考生作答思路巧合,答案相似度高的小概率事件是客观存在的。得满分的考生,答案都是“雷同”的。“照这个逻辑,得满分的考生,是不是都该取消成绩呢?”

 

考场监控录像"已经失效"

 

但她的申辩无效。9月11日,天津市人才考评中心向她送达了《公务员考试成绩无效处理决定书》。

从“告知书”到“决定书”,刘伶的问题一个都没有得到解答。人才考评中心工作人员告诉她,只有通过向上级行政机构申请行政复议才能得到进一步材料。而对于刘伶一再要求看到用于取证的监控录像,该工作人员称:“由于时间太长,监控已经失效无法查看。”

 

 

刘伶申请了行政复议,要求撤销处理决定。12月1日,她收到天津市人社局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行政复议的结果是维持之前的处理决定。

在这份《行政复议决定书》上,天津市人才考评中心首次答复了刘伶“雷同试卷”的一些细节。“经国家公务员主管部门指定机构北京语言大学考试安全研究中心甄别,申请人与参加本次考试的同考场同排相邻考生为雷同试卷”。

她认为,自己的试卷可能是被邻桌考生抄了才出现“试卷雷同”,“凭什么别人的抄袭行为要我来承担后果,而真正作弊的人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处罚?”“他们都说是按照规定执行,为什么就不能去实际调查一下?”

她认为这是相关部门不作为的懒政,只依赖所谓科学手段监测,却对考场监控视频等其他调查手段视而不见,没法给考生交代,“作弊就该按照5年禁考或其他方式处理,这种只取消成绩的做法算什么?”

 

"概率雷同"和"作弊雷同"相混淆的可能性

 

无论从天津还是从全国范围看,在公务员考试中被认定为“雷同试卷”而取消成绩的,大有人在。

今年公开招考公务员考试为全国省级同步招考,有20余个省份参加,参考人数超过300万人。为了严惩作弊违纪行为,多地都在今年考试中采用了技术手段进行雷同卷检测。

国家公务员局官网发布的一些信息,将这种甄别作弊试卷的方式称为“防火墙”,即运用4种国际公认的科学方法同时甄别,得出同一甄别结果的误差率小于10的17次方分之一。

在国家公务员局网站“局长信箱”栏目,有湖北、湖南、西藏等多个省份考生发布公开信,均对自己被认定“试卷雷同”取消成绩表示不服。

 

 

刘伶对这种方式提出质疑,认为依据过于单一。她认为,这存在把“概率雷同”和“作弊雷同”相混淆的问题。好比彩票中奖的概率约为百万甚至千万分之一,但每期几乎都有人中头奖,有时还不止一人。

“从各个方面看,仅靠单一认定显然不够科学,应进一步调查核实违纪行为。”刘伶同时认为,主管部门在考试监管方面也存在缺陷,如应把前后左右考生的答题卡填涂顺序打乱,或是通过高科技手段防止作弊,但这都不是某一个考生的责任。

为了讨个说法,她决定向法院起诉,较真儿到底。“为自己讨个公道,也希望真的能推动一项政策更加完善,让每一个普通人都看得到希望”。

 

光明网评论员:雷同试卷判定应该不容“瑕疵”

 

雷同试卷甄别系统是专门为了防止考生作弊而设计,并在2009年度中央机关国家公务员招考公共科目笔试阅卷工作中首次启用。但其具体执行情况所引发的疑问并不少见。只是这一次,当事人选择了法律渠道来“解疑答惑”。

 

这里的疑问,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该案的情况具有一定的代表性。首先,雷同卷判定后,到底应该如何处置?根据《公务员考试录用违纪违规行为处理办法》,在阅卷过程中发现报考者之间同一科目作答内容雷同,并经阅卷专家组确认的,由具体组织实施考试的考试机构给予其该科目(场次)考试成绩无效的处理决定。而这起案件中的相关操作,已然显得反常:5月3日就认定雷同试卷了,但当事人在5月12日却查到了自己的成绩为65.1分。

 

更让人诧异的是,当事人直到顺利通过笔试、体能测试、面试、体检及政审的所有考核环节后,才突然接到天津市人才考评中心的通知--因笔试出现试卷雷同,成绩无效。有过公考体验的人,应该不难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其次,对于雷同卷的判定,当事人的申诉权如何实现?至少在这起案件中,在进入司法渠道之前,当事人仅仅只获得一个“试卷雷同,成绩无效”的结果,相关部门和检测机构并未给出具有说服力的判定依据。无论是基于对具体当事人的权益保障,还是对整个公考试卷判定的公平而言,如此“简约”的判定结论,显然都欠妥。

 

庭审现场,被告方面称,“公务员招录考试的法律法规不是特别健全,我中心在履职程序上没有严重的瑕疵。”的确,按照相关专家的说法,在现行法律法规中,不单单是公务员考试,对雷同试卷的解释并没有统一标准。但法律法规“不是特别健全”,是否能为“没有严重瑕疵”的责任豁免?要知道,像公考如此严肃的考试,任何一点“瑕疵”,都意味着是对公正的威胁,是将无数考生的权益置于不确定之境。

 

对试卷的评定越严肃,就越要设置对等的权利保障机制。比如,对考生正当申诉权的足够尊重,对于评定过程的尽量公开、透明。毕竟,考试的严肃性从来不应该通过封闭操作来体现,试卷评判的权威性,也从来无法通过“一锤定音”“不容置喙”来树立。正确的方式,恰恰是保障每个程序都有监督,经得起检验。如此,才能少一点误伤,多一点对“人心”的说服。

 

因此对于此案,既要看到统一标准不足、法律法规缺乏的大背景,也不应对执行层面的“瑕疵”完全免责。而无论是何种结果,该案都应该要对雷同卷判定的现实有所“触动”:该补全的法律法规应尽快完善,该杜绝的“瑕疵”应尽快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