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1个月销150万册,畅销书作家大冰新作《我不》的背后……

2019/10/13 23:53:52

1个月销150万册,畅销书作家大冰新作《我不》的背后……

11月5日是周日,下午2点半,位于芮欧百货四楼的钟书阁,一场新书签售会即将开始。书店门口,等候在走道两侧的读者队伍几乎蜿蜒到了电梯口;工作人员提醒大冰:“拿号排队的书迷,已经到900多人了。”

大冰携书《我不》上架一个月,销售量达150万册

 

出现在读者面前的大冰,穿着旧牛仔衣,扎着辫子,戴一顶鸭舌帽。这位畅销书作家刚出版了第五本书《我不》,1个月内卖了150万册。几乎所有书迷都拿出了手机,对着大冰一阵“狂拍”,闪光灯与尖叫声交织在一处。在这个偶像时代,用“粉丝”一词显然比“书迷”更贴切。

 

大冰将签售会戏称为“售后服务”。不到十分钟的闲聊过后,签售会便直奔主题,重头戏“签名”与“握手”开始了。粉丝按照事先领到的号码牌排序,工作人员帮忙翻开扉页,大冰右手写字,左手一直握着粉丝的手,写字的几秒钟时间里,双方可以聊上两句。一切如流水线般井然有序。从2013年出版第一本书《他们最幸福》以来,大冰维持着每年一本新书的高产频率。不论是《乖,摸摸头》《好吗好的》《阿弥陀佛么么哒》还是《我不》,每一场签售会,握手都是惯例。大冰说:“五年下来,平均每年要握20万人的手,今年年底,总人数将会达到100万。”更具体点说,单前几天在郑州一场签售会就握了8500人的手,相比较“北方平均每场四五千人”,江浙沪一场千余人的规模,简直称得上是“休息”了。大冰左右手都患有腱鞘炎,此次签售,左手还喷了药,打了绷带。

签售会上,大冰右手写字,左手握着粉丝的手,手上还打着绷带。

 

对粉丝而言,握手是一种令人满足的行为。书店外,特意从金华赶到上海参加签售会的洪莹说:“和大冰握手,感觉特别踏实。”同伴安琪则叫嚷着,“今天回去都不洗手了。”问起为什么喜欢大冰,21岁的顾聪聪的答案很具代表性,“喜欢他的故事,向往大冰书中的生活。”

 

关于新书《我不》,有这么一段介绍:“书中的故事,有十年如一日坚守藏地、为藏民基础教育尽一己之力的书店老板老潘;也有亦正亦邪浪荡洒脱,散尽家财救助灾区、带重病母亲游历世界的浪子大洋;更有木讷寡言对绝症女友不离不弃的歌手蠢子……”大冰说,《我不》是他过去十年的记忆,所写的人物有的来自西藏墨脱,有的来自西北、东北,“书中的每一位主人公,都在对命运说‘我不’。”《我不》35万字,写书时间只花了一个半月,大冰说,“写作是记忆倾倒的过程,因为是非虚构写作,所以写起来很容易。”他还有一句名言,“既可以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这种“去天南地北,遇见形形色色的人”的生活方式,似乎正是年轻粉丝们所期盼的。

正在排队等候签名的读者,不少人手中捧着好几本书。

 

除了书,还有更多的东西将大冰与粉丝关联在一起,令这种“偶像”关系更为牢固。在写作的同时,大冰还在丽江、西塘、成都、厦门等旅游城市开设了酒吧“大冰的小屋”,小屋“收留”了40多位民谣歌手,来自羌族、彝族、满族、回族、藏族、蒙古族等十几个民族。粉丝称呼大冰为“冰叔”,他称呼粉丝为“族人”,一家家小屋是一个个“分舵”。签售会上,他常让粉丝去“分舵”坐坐,一起喝酒,一起听民谣,一起讲故事。他还用稿费举办免费的“百城百校音乐会”,让书中的主人公、小屋里的歌手走上舞台,演唱给观众听。算起来,到今年年底将完成近1000场音乐会。“阅读应该是立体的,好的文字需要好的背景音乐。”用大冰的话形容,“免费音乐会也是提供给读者的一种售后服务。”

 

在新浪微博上,大冰有超过413万粉丝人数,最新一条微博点赞数超过9万。《我不》封面上,他用“野生作家”“酒吧掌柜”“民谣推手”“老背包客”“手鼓艺人”“皮匠银匠”等多个词形容自己,每个词都直指当下流行的某种与“旅行”“流浪”“手艺人”相关的理想生活方式。或许可以说,大冰的走红,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走红。不过,《我不》写完之后,大冰打算“停一停”,“有可能去当老师,也有可能去当学生,或者就当个父亲,因为还没生过小孩。”在他看来,从写书到开酒吧、推广民谣,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选择,“瓜熟蒂落,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